您所在位置:首页 >> VR
VR

梧桐干出个样子给你叔看微型小说位置位置

2021/02/28

摘要:煤矿工人李杰分到了综采区,却非闹着去炮采区,因为叔叔在炮采区当区长,他想让区长照顾他,但事与愿违,李杰跟叔叔反目成仇.......

李杰进矿三个月后,开始恨叔叔李端正,而且,这种恨与日俱增。

李杰是皇藏峪煤矿新招一批采煤工之一。皇藏峪煤矿一个综采区,一个炮采区,李端正是炮采区区长。

李杰一开始被分到综采区,按说,李杰应该高兴,综采比炮采轻松,工资也高,可李杰非要去炮采区。

李端正很生气:“李杰,你分到综采区了,为啥非要来炮采区?你来到这个区,别指望我照顾你,你到一线扒窑去!”

李端正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李杰被分到采煤一队,跟着师傅在掌子面采煤。

李杰气坏了,李杰的父亲更气,他找到弟弟:“小杰到你们单位,你不照顾他就算了,咋把他弄到掌子面扒窑?你还有叔叔的样吗?”

李端正也恼:“我咋照顾他?全区百十口子工人看着我呢!”

李杰的父亲说:“炮采区你当家,咋就不能给小杰安排个轻快的活儿?你这个当叔的心咋这么狠?”

不管咋讲,李杰下井了,扒窑了,真刀真枪的在掌子面上干了。李杰每个班都是汗水流出来,愤怒涌出来,一想到叔叔就生气。

在采煤一线干了一个月,李杰瘦了二十斤。

那天夜班,李杰跟师傅在掌子面机头干。他们的柱子比别的组先回好。

放完炮,职工们开始挂梁子,别的组梁子还没挂好,李杰和师傅就把煤攉完了,只等着移车补栽支柱了。这个班,李杰和师傅舒服至极,不但没淌汗,还冻得不轻。

移完车补栽支柱时,别的组段干得很快,李杰和师傅费劲了,棚子不够高,栽一棵支柱至少半小时。等掌子面其他职工都上窑时,李杰还有三棵支柱没栽上。

李杰和师傅都知道,九点占罐,九点以前要是上不了井,他们就得等到十一点了。

师徒俩一咬耳朵,决定不给支柱穿鞋了,即便这样,三棵支柱也栽了将近一小时。等他们匆匆赶到地面时,已经是上午8点50分了,再晚十分钟,他们就惨了。

李杰和师傅脱好窑衣刚下到浴池里,单位核算员来了,说有人汇报李杰师徒俩在机头栽支柱时没给支柱穿鞋,区长很生气,让他俩重返掌子面给支柱穿鞋,否则,当班有工无资,每人还得罚一百元。

李杰气得嗷嗷叫,在浴池里乱蹦乱喊,疯了一般。如果区长不是他叔,李杰非骂区长不可。

师傅再三劝,李杰才恨恨地重新穿上窑衣,重返百米井下的掌子面。

等李杰上井时,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。李杰发誓:从今以后跟叔叔一刀两断,你当你的区长,我当我的工人。我没你这个叔叔,你也没有我这个侄子。

李杰的父亲听说这件事后,恨得咬牙切齿:“端正呀端正,我小时候白疼你了,我觉得哥哥没做对不起你的事!你咋就对小杰这样?小杰以后不认你这个叔叔,那就对了,这样下去,咱弟俩也不愁不反目成仇。”

没隔几天,李端正来到哥家,李杰没理叔叔。李杰的父亲一脸的怒色。

“哥哥,小杰,你们不要怪我,小杰不按采煤工作面质量标准化干活,我处罚他是对的。不这样就不能服众!”李端正心平气和地解释。

“好了好了,你不要解释了。都是我的错,当初我咋就鬼迷心窍,非要去炮采区,以后你不要登我的家门,我没你这个叔叔!”李杰两眼瞪得一般大,恨不得一拳把叔叔打出门去。

李端正走后,李杰的父亲不住地叹息:“小杰啊,你先干着,我等两天就去找矿长,说啥都得把你调离炮采区,不在你叔手下干了!”

“我哪都不去,我就在炮采区干,活人还能让尿憋死!”李杰气呼呼地说。

“好“我的团队在这方面付出了很多努力,就得有这样的志气,你一定要好好干,咱吃口馒头堵口气,干出个样子给你叔看!”父亲鼓励李杰。

从那以后,李杰在井下变了,他一心一意跟着师傅学技术。

一个月后,李杰熟练掌握了采煤的所有程序。

两个月后,李杰能独当一面,他的技术已经跟师傅难分伯仲。

三个月后,李杰的技术比师傅略高一筹。

当年十月份,李端正调到综采区担任区长。李杰在心里高兴,你这种人早就该调走,我眼不见心不烦。

年底,李杰被矿评为五好职工、安全生产标兵,被集团公司评为五好职工,李杰向区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

第二年三月份,李杰参加集团公司采煤系统技术比武,一举多得了采煤状元。同年八月份,李杰在公推公选中,被选为队长。

第三年年初,李杰被矿评为金牌班队长,被集团公司评为劳动模范,并被矿列位副区长候选人,进入组织考察阶段。

那天,在饭桌上,李杰跟父母亲一起吃饭。父亲问:“小杰啊,现在还恨你叔吗?”

李杰冷冷地说:“我没有叔叔!咋恨?”

父亲笑了,笑得很开心,却笑得李杰莫名其妙,心说父亲没喝醉呀。

母亲说:“小杰啊,你不该恨你叔叔,你看现在跟你一起进矿的那些工人,他们现在还是工人,只有你凭能力当上了队长,你叔不照顾你,这是你爹和你叔商量好的!”

李杰一愣:“我爹和我叔商量好的?”

“是的,一开始我也恼火。你在井下干第一个月后,我见你瘦得吓人,便去找你叔理论,差点跟你叔动起手,你叔最后才说他是故意这样做的,为的是早日把你锻炼成才。他说自己不能总当区长,他能照顾你一年或几年,但不能照顾你一辈子……”

李杰呆呆地听着,眼前立即浮现出叔叔那慈祥的面容……

共 1921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有一种爱叫放手,有一种爱叫苛求。在综采区干活的李杰一心想调到炮采区,然而身为炮采区的区长,叔叔李端正并没有为李杰提供寻找捷径的机会。按说是亲戚,这样的工作机会,完全是可遇不可求。在李杰满怀期待的时候,李端正的拒绝噎了李杰和李父一口。采煤区的工作,大事小事,大脏小脏一块成了李杰愤恨的源头,因为恨意累累,工作一下子来了劲头。他要活出自己给叔叔看,要取得成绩给恶叔看。李杰如愿成为新一任区长,在他高兴之余,父亲跟他道出了秘密。原来一切的苛责并不是叔叔本意,而是父亲不愿放纵儿子,祈求成才的良苦用心。欣赏作者佳作,品读。【:甲申之变】

1楼文友: 22:48:51 欣赏蔡老师佳作,微小说写得很有味道,值得我学习。

2楼即政风行风建设同税收业务工作一起部署文友: 08:12:07 欣赏佳作,欢迎赐稿梧桐。问好,祝创作愉快!

楼文友: 09: 1:56 你在井下干第一个月后,我见你瘦得吓人,便去找你叔理论,差点跟你叔动起手,你叔最后才说他是故意这样做的,为的是早日把你锻炼成才。他说自己不能总当区长,他能照顾你一年或几年,但不能照顾你一辈子 欣赏学习了!

武汉阳痿治疗费用多少钱通化治疗牛皮癣医院兰州好男科医院

淮安白癜风专科医院镇江牛皮癣专科医院成都男科哪家医院好

哈尔滨子宫内膜炎治疗多少钱
白城治疗牛皮癣哪家好
昆明哪家医院白癜风好